首   页 书画新闻 书画考级 书家介绍 画家介绍 奇峻专栏 网上展览 历史星空 姊妹艺术
海外书画 书画杂谈 少儿书画 网上画廊 联系我们 书画培训 互动社区 征稿启事 友情链接
日本高僧——良宽
日期:2010-06-17 17:01:14 点击次数:
请上传图片

良宽赏梅图(附和尚汉诗一些)

 

良宽赏梅图(附和尚汉诗一些)

良宽赏梅图   电脑画图鼠标   2010年

 

 

良宽和尚,新潟人,山本氏。十八岁随从玄乘五年,随从国仙,嗣其法。游方二十余年,四十三岁返乡。住庵十四年,又在山下庵居十年。七十五岁寂。寂前说遗偈曰:“清澈里与外,红叶满长天。”瞑目安然而化。
  师资性寡欲,恬淡,破衣一钵。以瀚墨作佛事,长于文章诗歌,奇行尤多。自幼至晚年,经常写字,字画有个性的特征。对于教团,完全不关心,生活如寒拾,曾到九州四国,住处不定。出家之后,没踪迹,或混鱼樵,或与儿游戏三昧。三十左右住圆通寺,称为变态的旅行僧,身无一物,相似乞食,托钵维生。他有学问,善于诗文,不想为寺主。自像赞云:‘不是与世不作伴,但以独住为乐。’临终时向随侍的老尼说:‘给人见前见后的红叶,而殁落的。’有人问:‘你有辞世之句么?’即答:‘有人问良宽有辞世句么?答以南无阿弥陀佛。’
  参于国仙,受恳切指导,密付衣偈为嗣子,偈云:‘良也如愚运转宽,腾腾任运谁得看。为是山形烂藤杖,到处壁间千睡闭。’良宽警戒咬文辈云:‘我看讲经人,雄辩如水流。五时与八教,说得太无比。自维为有识,诸人皆作是。却问本来事,一个不能使。’
  震灾有感:‘日日日日又日日,日日夜夜寒裂肌;漫天黑云日色薄,匝地狂风卷雪飞。恶浪蹴天鱼龙死,墙壁相打蒲生悲;四十二年一回首,世移靡经如信驰。况怙太平人心弛,邪魔结党竞乘之;慢己欺人称好手,以马为鹿曾无知。大地茫茫皆如是,我独愁怅诉阿谁;物微至显亦寻常,者回灾祸似犹迟。大丈夫子有志气,何必,怨人咎天仿女儿。’
  注:
  1·越后五合庵的良宽,是彻底的自然主义者,善于草书,又善于诗歌而闻名。他的生活,天然无为,悠悠自适,只有一个擂钵,可以擂味素、研米、洗面、洗手洗脚,只吟云:‘烧的有风吹来落叶。’家里无一物,可是夜半来了小盗子,良宽以为贼子可能是外来人,没有东西可以偷,他问:‘你是小盗先生么?很可惜,我这里没有东西,可以把这个拿去吧!’脱了外衣,好像难过的说:‘其他,就没有了,呀!’是冬天,过了二三日,忽然寒冷起来,良宽就想起了先日的小盗子,以为真的可怜了。
  到了秋天,附近的僧智海,嫉妒心深,怨恨良宽,某日相逢,与良宽闹事,打了良宽而走了。恰巧下大雨,良宽到人家避雨,受打的事都忘记了。反而挂念著:‘刚才的和尚,好像没有带著雨伞。’
  良宽的小孩们最爱好的朋友,经常做儿戏,隐门隔,藏隐,良宽当鬼云:‘可以了么?’一心等待,黄昏时小孩们回家去了,过夜,天明了,良宽还是等待著。某日良宽当藏隐身,孩子们都回去了。从田里回家的百姓看见良宽隐藏在草堆里,即问:‘嗳呀!这么晚了,老和尚在这里做什么?’‘叱!’振手制止百姓,‘要被做鬼的发现了!”可见其美丽的童心。
  良宽生在出云的橘家,当时主人是良宽的外甥马之助,因为年青,极其放荡,他的母亲很挂心,请良宽为其教训,可是良宽最不喜欢向人说法,发表意见,说不出话来。空过了二三日,将回寺去,良宽:‘马之助呀!请你帮助我,为我结草鞋索!’马之助在结草鞋之间,感觉有温暖的东西落下头首来。‘奇怪了!’即仰首时,发现那是从良宽的老眼落下来的眼泪,即刻激起纤悔之心,以后就不放荡了。


  2·良宽有一位女弟子,名叫贞心尼,是诗人,善作和歌。有关禅法的修持,经常与良宽作诗文的交换。贞心尼的身世,二十六岁出家,是美尼,人家看她上山采薪,叫她“姐姐庵主”。怎么舍弃青春的人生而出家?她是新潟藩士的姑娘,十六岁嫁给医师关氏,八年而丈夫死了,为其追思而发出道心,舍弃俗世,暂住娘家,入山结庵而住。眠龙、心龙二尼为其落发,苦修三年,二十八岁移住阎魔堂,乃至四十四岁之间,受良宽的指导与感化。四十四岁以后收到许多女弟子,七十五岁寂。

 


 

 
 
 
 
 
 
 
 
 
 
 
 
 
 
 
 
 
 
 
 
 
 
 
 
 
 
 
 
 
 
 
 
 
 
 
 
 
 
 
 
 
 
 
 
 
 
 
 
 
 
 
 
 
 
 
 
 
 
 
 
 
 
 
 
 
 
 
 
 
 
 
 
 
 
 
 
 
 
 
 
 
 
 
 
 

 

禅师之汉诗

 

富贵非吾事
神仙不可期
满腹志愿足
虚名何为用
一钵到处携
布囊也相宜
时来寺门侧
会与儿童期
生涯何所似
腾腾且过时


自从一出家
任运消日子
昨日住青山
今日游城市
衲衣百余结
一钵知几载
依锡吟清夜
铺席日里眠
谁道不入数
伊余身即是


我生何处来
去而何处之
独坐蓬窗下
兀兀静寻思
寻思不知始
焉能知其终
现在亦复然
辗转总是空
空中且有我
况有是与非
不知容些子
随缘且从容


此生何所以
腾腾且任缘
堪笑兮堪笑
非俗非沙门
萧萧春雨里
庭梅未照筵
终朝违炉坐
相对也无言
背手探法帖
薄云供幽间


作善者升进
造恶者沉沦
升沉早有待
因循莫过晨
苦哉后来子
见愚富贤贫
谓无善恶报
个是极痴人
因果有三世
如影随其身
但趁业重轻
迟速报不均
劝君能信受
勿学外道伦


我见多求人
不异蚕自缠
浑为爱钱财
心身不暂闲
年年损性质
岁岁益鲁顽
一朝赴黄泉
半个非己分
他人受快乐
姓名杳不闻
是等诸痴子
太杀可哀怜


过去已过去
未来尚未来
现在不复住
辗转无相依
许多闲名字
竟日强自为
勿存旧时见
莫逐新条知
恳恳偏参穷
参之复穷之
穷穷到无穷
始知从前非


佛是自心作
道亦非有为
报尔能信受
勿傍外头之
北辀而向越
早晚到着时


夜梦都是妄
无一可持论
当其梦中时
宛兮在目前
以梦推今日
今日亦复然


痛哉三界客
不知何日休
往还六趣岐
出没四生流
云君兮云臣
皆是过去仇
为妻兮为子
曷由出幽囚
纵得轮王位
竟作陶家牛
痛哉三界客
何日是歇头
遥夜熟思惟
泪流不能收


柱杖子

我有柱杖子
不知何代传
皮肤长消落
唯有真实存
曾经试深浅
几回吃险滩
如今靠东壁
等闲度流年


梦中问答

乞食到市朝
路逢旧识翁
问我师胡为
住彼白云峰
我问子胡为
老此红尘中
欲答两不道
梦破五更钟


病中作(之三)

谁怜此生涯
柴门寄山椒
蓬蒿失三径
墙壁余一瓢
隔溪闻伐水
伏枕过清朝
幽鸟更鸣过
似慰余寂寥


圆通寺

自来圆通寺
几度经冬春
衣垢聊自濯
食尽出城闫
门前千家邑
更不知一人
曾读高僧传
僧伽可清贫


生涯懒立身
腾腾任天真
囊中三升米
炉边一束薪
谁问迷悟迹
何知名利沉
夜雨草庵里
双脚等闲伸


我从住此中
不知几个时
困来伸足睡
健则足履之
从他世人赞
任尔世人嗤
父母所生身
随缘须自怡


家住深林里
年年长碧萝
更无人事促
时听采樵歌
当阳补衲衣
对月读伽陀
为报当途子
得意不在多


肃肃天气清
哀哀鸿雁飞
草草日西颓
浙浙风吹衣
漫漫玄夜永
浩浩白露滋
我亦从此去
寥寥掩柴扉


玄冬十一月
雨雪正霏霏
千山同一色
万径行人稀
昔游总作梦
草门深掩扉
终夜烧榾柮
静读古人诗


孤峰独宿夜
雨雪思悄然
玄猿响山椒
冷涧闭潺湲
窗前灯火凝
床头砚水干
彻夜耿不寝
吹毫聊成篇


昨日出城市
乞食西又东
肩瘦觉囊重
衣单知霜浓
旧友何处去
新知少相逢
行到行乐地
松柏多悲风


终日乞食罢
归来掩柴扉
炉烧带叶柴
静读寒山诗
西风吹微雨
飒飒洒茅茨
时伸双脚卧
何思又何疑


荒村乞食了
归来绿岩边
夕日隐西峰
淡月照前川
洗足上石上
焚香此安禅
我亦僧伽子
岂空流年度


谁家不吃饭
为何不自知
伊余出此语
世人皆相嗤
耳与嗤我语
不如无自欺
若得无自欺
始知吾语奇


荏苒岁云暮
是天降肃霜
千山木叶落
万径少人行
永夜烧干柴
时听风雨声
回首忆往事
都是梦一场


尋思少年日
袖姿何雍容
手把白玉鞭
能骑白鼻騧
朝买新丰酒
暮看杜陵花
归来知何处
直指莫愁家


余乡有兄弟
兄弟心各殊
一人辩而聪
一人讷且愚
我见其愚者
生涯如有余
我见其聪者
到处亡命趋


昨日异今日
今晨非来晨
心随前缘移
缘与物共新
知过则速改
执则是非真
谁能守枯株
直待为霜鬓


道妄一切妄
道真一切真
真外更无妄
妄外别无真
如何修道子
只管欲觅真
试要觅底心
是妄乎是真


问古古已过
思今今亦然
辗转无踪迹
谁愚又谁贤
随缘消时日
保己待终焉
飘我来此地
回首二十载


言语常易出
理行常易亏
以斯言易出
逐彼行易亏
弥逐则弥亏
愈出则愈非
泼油救火聚
都是一场痴


世有一类子
不问义与理
偏任己聪明
触途成滞累
告知不敢可
喻之无更改
无改尚自可
奈何自谋怠


无欲一切足
有求万事穷
淡菜可疗饥
衲衣聊缠躬
独住伴麋鹿
高歌和村童
洗耳岩下水
可意岭上松


我见讲经人
雄辩如流水
五时与八教
说得太无比
自称为有识
诸人皆为是
却问本来事
一个不能识


可怜好丈夫
闲居好题诗
古风拟汉魏
近体唐作师
斐然其为章
加之以新奇
不写心中物
虽多复何为


时登大悲阁
极目望云烟
松柏千龄外
清风万古传
四序鸟相和
冷泉常潺湲
谁能出尘累
逍遥碧山巅


手把兔角杖
身披空华衣
足著鬼毛履
口吟无声诗


城中乞食了
得得携囊归
归来知何处
家在白云陲


痴顽何时休
孤贫是生涯
日暮荒村路
复揭空盂归


信宿

凄凄秋风里
信宿白衣家
一衲与一钵
潇洒此生涯


投宿

投寄古寺里
终夜依虚窗
清夜梦难结
坐待五更钟


和韵

把烛岚雪夜
夜静雪华飞
逍遥皆自得
何是复何非


客中闻杜鹃

春归未得归
杜鹃恳勤归
世途皆危险
乡里何时归


谁我诗为诗
我诗是非诗
知我诗非诗
始可语言诗


方外君莫羡
知足心自平
谁知青山里
不有虎与狼


文殊骑狮子
普贤跨象王
妙音化宝台
维摩卧一床


西方安乐国
南无弥陀佛
一念又十念
往生何所疑


坐时闻落叶
静坐是出家
从来断思量
不觉泪沾巾


净辨供养诸僧众
今日好日好因缘
无碍法力度苦海
多少亡灵生诸天


弹指勘嗟百年间
百年行乐春梦中
一息裁断属他界
四大和合名之躬
争名争利竟底事
慢人慢己逞英雄
请见旷野凄风暮
几多骷髅逐断蓬


一衲一钵裁随身
扶持病身强烧香
夜雨萧萧蓬窗外
惹得十年逆旅情


还乡

出家离国寻知识
一衲一钵凡几春
今日还乡问旧友
多是名残苔下人


佣赁

家在荒村空四壁
站专佣赁且过时
忆得畴昔行脚日
冲天志气敢自持


夜雨

世上荣枯云变态
五十余年一梦中
疏雨萧萧草庵夜
间佣衲衣依虚窗


乞食

十字街头乞食了
八幡宫边方徘徊
儿童相见共相语
去年痴僧今又来


避雨

今日乞食逢骤雨
暂时回避古祠中
可笑一瓶与一钵
生涯萧洒破家风


斗草

也与儿童斗百草
斗去斗来转风流
日暮寥寥人归后
一轮明月凌素秋


球子

袖里绣球值千金
谓言好手无等匹
个中意旨若相见
一二三四五六七


大江茫茫春将暮
杨花飘飘沾衲衣
一声渔歌杳霭里
无限愁肠为谁移


冬夜长

冬夜长兮冬夜长
冬夜悠悠何时明
灯无焰兮炉无炭
只闻枕上夜雨声


笔砚

我与笔砚有何缘
一回书了又一回
不知此事问阿谁
大雄调御天人师


题波理古吕者之耳

任人掷兮任人笑
更无一物当心地
寄语人生若似君
能游世间有何事


题峨嵋山下桥杭

不知落成何年代
书法温雅且清新
分明峨嵋山下桥
流寄日本椎谷滨


也太奇也太奇
古兮今兮作者稀
谁道和氏拾崑丘
欲笑相如漫指疵
从来不假琢磨功
容易认得亲施为
虽然照幽冥不遗
更无踪迹可寻思


大道元来没程途
不知何处是本期
认境趁境境愈远
迷心觅心心却非
假说空有诱诸子
从契中道终堕岐
我这些子妙不传
裁挂唇齿为支离


大道本来无程途
不知何处问心安
空有暂为做标的
凡圣岂是有定端
执事逐影影弥远
拂妄求真真为瘢
个事直须妙会取
缠随意根隔大千


米泽道中

几行鸿雁鸣南去
回首不耐秋苍茫
千峰落叶风雨后
一群寒村带斜阳


阿部氏宅即事

少年舍父奔他国
辛苦描虎猫不成
个中意志人倘问
只是从来荣藏生




乞食


萧条三间屋
摧残朽老身
况方玄冬节
辛苦具难陈
啜粥消寒夜
数日迟阳春
不乞斗升米
何以凌此晨
静思无活计
书诗寄故人



青阳二月初
物色稍新鲜
此时持钵盂
得得游市尘
儿童忽见我
欣然相将来
耍我寺门前
携我步迟迟



放盂白石上
挂囊绿树枝
于此斗百草
于此打球子
我打渠且歌
我歌彼打之
打去又打来
不知时刻移
行人顾我笑
因何其如斯
低头不应伊
道得也何似
要知个中意
原来只这是



落发为僧伽
乞食聊养素
自见已如此
如何不省悟
我见出家儿
昼夜浪唤呼
只为口腹故
一生外边鹜
白衣无道心
犹尚是可恕
出家无道心
如之何其污
发断三界爱
衣坏有相句
弃恩入无为
是非等闲作
我适彼朝野
士女各有作
不织何以衣
不耕何以哺
今称释氏子
无行亦无误
徒费檀越施
三业不相顾
聚首打大话
因循度旦暮
外面逞殊胜
迷他田野妪
谓言好个手
吁嗟何日寤
从入乳虎队
勿践名利路
名利缠人心
海水亦难澎


少小掷笔砚
窃慕世上人
一瓶与一钵
游方知几春
归来绝崖下
静卜草堂贫
听鸟充弦歌
瞻云为四邻
岩下有清泉
可以濯衣巾
岭上有松柏
可以给柴薪
优游复优游
薄言永今晨


别君知几日
起居心不平
寂寂春已暮
炎炎暑正盛
一庭只青碧
千峰唯蝉声
早晚接高谈
慰我斫额情


微雨空蒙芒种节
故人舍我何处行
不堪寂寥则寻去
万朵青山杜鹃鸣


左一弃我何处之
有愿相次赴黄泉
空床唯余一枕在
遍界寥寥知音稀


桃花如霞夹岸发
春江若蓝接天流
行看桃花随流去
故人家在水东头


行行到田舍
田舍秋水湄
寒天向晚霁
鸟雀翱林飞
老农言归来
见我若旧知
呼童酌浊酒
蒸黍更劝之
师不言淡薄
数言访茅茨


孟夏芒种节
杖锡独往还
野老忽见我
率我共相欢
芦茇聊为席
桐叶以为盘
野酌数行后
陶然枕畔眠



弃世弃身为闲者
与月与花送余生
雨晴云晴气复晴
心清遍界物皆清


迷悟相依成
理事是一般
竟日无字经
终夜不修禅
莺啭垂杨岸
犬吠夜月村
更无法当情
那有心可传



寒炉深拨炭
孤灯更不明
寂寞过午夜
只闻远溪声


逢贼

禅板蒲团把持去
贼打草堂谁敢禁
终宵孤坐幽窗下
疏雨萧萧苦竹林


中秋八月三五夜
先师开示正法眼
我亦从众偕听者
始知从来被自懑
自兹辞师远往返
我与永平何因缘
从尔以降知几岁
罢参归来住疏懒
今把此录静商量
迥与诸方调不混
五百年来委埃尘
玉石无人辨无人辨
职由是无择法眼
滔滔皆是与谁论
怀古感今劳心曲
一夜灯前泪不留
湿尽永平古佛录


春气稍和调
鸣锡出东城
青青园中柳
泛泛池上萍
钵香千家饭
心抛万乘荣
追慕古佛迹
次第乞食行


结宇碧岩下
薄言养残生
花落幽禽含
林静白日长
更无人事促
时见樵采行
萧洒报膝坐
远山暮钟声



静夜草庵里
独奏没弦琴
调入风云绝
声和流水深
洋洋盈溪谷
飒飒度山林
自非耳聋汉
谁闻稀声音


苍颜不照镜
白发稍欲绾
唇干频思浆
身垢空欲盥
寒热早早别
血脉混混乱
仄闻采樵声
二月已减半



秋夜夜正长
清寒侵我茵
已近耳顺岁
谁怜幽独身
雨歇滴渐细
虫啼声愈频
觉言不能寝
测枕到清晨



觉言不能寝
曳杖出柴扉
荫虫鸣古砌
落叶辞寒枝
溪邃水深远
山高月色迟
沉吟时已久
白露沾我衣


伊昔少年时
飞锡千里游
颇扣古老门
周旋凡几秋


世上荣枯云变态
五十余年一梦中
疏雨萧萧草庵夜
闲拥衲衣依虚窗


回首七十有余年
人间是非饱看破
往来迹幽深夜雪
一柱线香古窗下


自从一出家
踪迹寄云烟
或与渔樵混
又共儿童欢
王侯曷足荣
神仙亦非愿
所遇便即休
何必嵩丘山
乘彼日新化
优游可穷年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6ad9d00100jo9l.html) - 良宽赏梅图(附和尚汉诗一些)_镭言_新浪博客
 

 主办:盐城书画网 www.ycsfw.com是奇峻创办的盐城首家书画专业网站,介绍盐城书画培训、书画家、书法新人、书法新苗、书画活动等   承办:盐城书画网 www.ycsfw.com是奇峻创办的盐城首家书画专业网站,介绍盐城书画培训、书画家、书法新人、书法新苗、书画活动等   苏ICP备05080590号
电 话: 0515-88991709 13851070456
E-mail: 0515-88991709@163.com   邮编:224002